400-123-4567

顺达登录 分类
"唤醒中国民族主义的不是中国政府,而是美国政客"

今天一则来自美国媒体的新闻引起了国人的关注:白宫在考虑对中国共产党及其家属实行美国旅行限制。

美国的鹰派政客之所以能够构想这样的政策,不仅仅反映他们对中国的傲慢,更反映了他们的无知。

中国共产党员数量超过九千万;加上直系家属,涉及上亿/数亿人。不仅如此,这上亿人包括了中国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不仅仅在政府和军队,还分布在国企,民企,事业单位、学术机构,遍布中国社会整个毛细血管,囊括了中国精英及栋梁的相当比例。

每年访问美国的中国人有300万人次。其中有多少是共产党员及其家属?相信美国政府对此是一无所知的。中国共产党员到底在中国的政治体制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和行为?他们和社会的关系到底如何?美国人对此一无所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两个大国在博弈与竞争。如果你对另一国完全无知,那如何与他们博弈与竞争呢?

这就是目前美国对中国的状况。我认为美国的精英/中上层与中国的对应群体有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即中国对美国的了解显著多于美国对中国的。美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竞争来自哪里,蒙上眼睛乱捶乱打。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美国是不可能与中国竞争的。

笔者坚持写作,一直是希望帮助国内读者增大对国外——特别是西方的“代表”——美国的了解。我希望这种写作也在扩大美国与中国的信息不对称。

美国有自以为豪的“强大价值观”——是人类社会里真正能由衷的彻底的奉行“四个自信”的社会。美国的地大物博,富饶、强大,使得他们更加相信自己强大的价值观,并认为自己强大的价值观是全世界都冀望的。只要美国抛出自己的价值观(背后以好莱坞、麦当劳、可口可乐、耐克鞋、苹果手机为支撑),就会得到全世界的拥护。美国人将其视为美国的软力量。

但纵观历史,美国在传播软力量时是遇到过很多失败的,都在于美国的过度自信及对其他国家与民族的想当然与不尊重。

离我们距离最近的一个案例在越战。

超级大国美国为什么败于越南丛林?这是因为,华盛顿的决策者由始至终没有理解这场战争对越南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Thomas在越战结束数十年后重访越南之后得到了更加准确的观察;美国的问题,在于“未能正确理解越南政治的核心是一场针对殖民统治的民族主义斗争,而不是支持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是我们强加于越南的一种诠释。”

美国操纵的南越是越南人不喜欢的,这是另一个西方国家操纵之下的傀儡。

北越也并不仅仅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追随者——尽管北越的领导人确实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更并非美国人在越战时所担忧的:北越仅仅是中国在印度支那的傀儡。北越政权是领导和代表越南人民对抗西方殖民主义以及外来强势民族(中国)的力量。共产主义只是他们手中的利器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北越的领导人及支持者是一群爱国主义者、民族主义者,而不是国际共产主义这种抽象政治意识形态的追随者。他们追求的是越南的独立。

美国发自内心的以为,把自己的国民派到印度支那的国土,与“邪恶的共产主义”抗争,向越南人展现“自由”的灯塔,就可以换得越南人民的认可和支持。这种想法在越南人看来极为荒诞;美国的介入不仅干预了越南的独立,更极大的破坏了越南人的生活。无数的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仅在南越就有上百万平民死亡,数百万人受伤。没有越南人员愿意为傲慢的美国政权卖命,而把对抗美国作为全面战争。

美国面对的不是一场资本主义对共产主义的斗争,而是一场外来侵略者对越南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者的斗争。

当这个东南亚国家的民族认同、民族意识被唤醒,美国的失败也成为必然。

直到美国在越南战败,仍然不明白自己的失败在于完全未能理解这场战争的实质,从根本上错判了越南的情势,错判了越南在斗争中的主要矛盾。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越南增加自己敌人,为自己最终的失败奠定基础。

这种事件屡见不鲜。譬如美国对伊战争,美国真的以为为伊拉克人提供了自由,推翻萨达姆会得到伊拉克人的夹道欢迎,并且美国的价值会在伊拉克生根。实际上,只有被逊尼派打压多年的什叶派把美国看做是打击逊尼派之宗派战争的利器而已。一旦逊尼派下台,什叶派当政,他们最冀望的是国家的独立,最反感的是美国干预,最容易亲和的是伊朗的什叶派。美国人完全不能理解这种宗族/宗派/部落政治,认真地认为美国价值可以自动通行全球,是全人类所希望的。

同样的事情也在过去两年的中美冲突中发生。

在今天的美国政客眼中,中国国内最主要的矛盾是中国人民与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之间的矛盾。中国人民是对抗本国政府的,而美国因为能够提供”民主”和“自由“,能够提供“崇高”的、“先进”的人类文明价值观,所以能够自动地联系到中国民众,能够自动地深入中国民众的内心,获得中国民众的认可,一起对抗中国共产党与政府。

所以美国在过去几年不断地犯下错误。在贸易战初期,包括打击中兴通讯的时候,尚有中国的精英认为美国只是按照规则行事,对中国的主张有自身的逻辑道理。待到美国开始打击华为,进一步贸易战牵制中国,在2019年香港问题上大做文章,在2020年疫情时极力在全球社会黑化中国,对中国不遗余力的攻击与制裁——从南海问题,到香港自治问题,到留学生问题,到制裁中国赴美上市企业,到Tiktok和微信,到共产党员及家属赴美签证。美国已经将打击面扩大到了更大范围的中国社会。

不少美国政客真心认为自己是自由的化身,打击的仅仅是中国政府,同时“身系”中国民众,能够获得中国人民的认可。

这种看法离事实十万八千里。在中国人看来,这当然不是在对抗中国政府,而是在对抗和打击中国。在美国非常的不公正待遇下,国人会纷纷与自己的政府联系在一起,并对美国的傲慢、敌意、无礼和进攻行为感到反感甚至仇视。

美国政府做法的唯一结果,就是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包括亲美派)站到本国政府的一边,站到美国政府政治的对立面。

美国政府无法看到,当代中国共产党并不是20世纪上半叶的欧洲的极端政治意识形态,代表的也不是20世纪上半叶的国际共产主义,而是中国在经历上百年列强侵略和屈辱的民族主义复兴力量。中国因为历史的原因选择了共产主义和共产党,这个政治选择是中国的政治现实。

中国古代的朝代有“天命”观。中国共产党就是当代中国的天命。只要中国在发展,在繁荣富强的正轨,国运没有大的逆境,这个天命不会发生大的变化。这是结合中国历史的政治现实。

满族是外来的少数民族,但依然能够融入中华,清朝在数百年内被认可为拥有天命。

共产主义是西方舶来的政治思想,但经过改造和地方化,获取了政权,被认为代表了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一样可以拥有天命。

笔者很少援引传统概念,但认为有必要使用这样的概念说明中国的政治现实。

中国共产党代表了政府,代表了公权力和公共治理。这就是中国的政治现实。中国政府与中国社会的关系也与西方不同,不是简单的契约、对立、斗争关系,而是共生、共存的有机关系——政府是社会的一部分,社会反过来又影响和造就政府。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与政府的共生、顺应、契合关系是西方的公民社会-政府对立关系模式所根本难以理解的。

美国人无法认识到,2020年的中国共产党并不是20世纪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共产党。美国人无差别的反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中国人眼里不是在打击中国某股政治理论或意识形态,而是伤害中国,伤害中国人民。

美国相较几十年前的越战时期毫无长进。他们似乎还活在100年前,还停留在20世纪欧洲极端政治意识形态斗争的视角,尝试理解21世纪的大国文明博弈。

笔者认为,长期以往,对美国形成挑战的不是中国共产党(或者美国所假想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意识形态),而是补充了现代化元素和机制的中国传统文明。中国人的努力、刻苦、勤奋、团结、效率;中国社会的强大的凝聚力中国独有的政府社会关系;中国独有的社会与文化价值观;中国与众不同的社会资源调配方式;中国庞大的市场;中国人改变物质现状的极大愿望与热情;中国文化基因里对教育的执着与重视;一个强大的具有向心力的文明的凝聚力、共性和惯性;中国人的不拘一格与创新性;在大一统的前提下,中国作为多民族文化大国所呈现的足够的多样性和包容性,等等。


官方微信 关闭